四叟唱酬

古典詩創作發表區﹐所有作品須合於古典詩格律﹐以採用平水韻為準。

版主: 維仁, 李微謙, 逄乙先生, 卞思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5-28 05:46 AM

四叟同詠讀帖
端一
灑翰千年酣放新,渾疑面接卷中人。淋漓墨瀋傳心畫,慷慨豪情見率真。難得鉤摹呈氣象,深須體會賦精神。摩挲捉筆青燈下,不敢毛邊胡點皴。

廷玉
自幼之今入眼真,觀其手筆想其神。舊唐書曰媚而勁,玄秘塔銘雄且勻。評硯臺時別青絳,寶圖畫者淡金銀。墨林祭酒傳千古,胎脫顏筋柳骨新。

大春
夫人相與有規模,遊目騁懷真可娛。俯仰參詳因寄託,形骸放浪亦步趨。不知老者隨時至,每攬昔人興感殊。此帖斯文多習染,而今學字詠之無。

二難
含醺微笑記亭前,老少皆稱太守眠。日曖水清人漸去,雲迴山冷事猶傳。雍容世代知忻慕,款曲帖文常熟研。再讀徵明晚年墨,疑身似在讓泉邊。
2230525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5-28 05:47 AM

四叟同詠觀稼二首
端一
昔人苦稼入書房,甯越於今種電狂。盡伐山林絕溝畎,何勞丙吉恨驕陽。
雖然一畝三分地,終是春耕秋裡藏。油菜花開成美景,閒田不再任抛荒。

廷玉
能無觀稼赴農忙,畏聽田翁慮水荒。槐月方當梅雨季,卻憂颶母涸池塘。
自慚四體不勤郎,偶到農家耕畝傍。來讀香山詩一句,衛人鶴語意攸長。

大春
四叟無端日課忙,朝來佳氣透禾香。而今忽遣田邊去,掉筆同書嘉穗黃。
如膏小雨即農忙,六月平收一歲糧。多事人看雲外路,深聽綠繍走青芒。

二難
蔽野浮雲自沆茫,經鋤地散草根香。潺湲溝圳清如許,能慰田家日夕忙。
背藍穿綠鷺鷥翔,百畝萋萋為點妝。一水清徐流碧野,春耕初了暑氛長。
230526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5-28 05:47 AM

四叟同詠觀釣
端一
何事下河灘,拋提寄一竿。終南别有徑,屠釣與誰看。

廷玉
湜湜也清流,亭亭釣者周。垂竿皆有待,莫問直鈎否。

大春
石上任公子,垂綸動一波。來勾江面月,萬古付蹉跎。

二難
坐石如槁木,綿綿溪谷風。浮標時起伏,一念有無中。
230527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6:59 AM

四叟同詠觀戲
端一
山陰遺韻歎緣慳,流落鄉音的篤班。婉轉疑聽阿母語,豈因梁祝拭餘潸。

廷玉四首
雛眼初開八義圖,惡屠岸賈苦搜孤。良醫竟捨親生子,辨得忠奸看伏誅。
文武亂彈還有崑,非唯弟子愛梨園。曲終戱散仍繚繞,滿調同攻竇爾墩。
唐明皇抑東方朔,羅貫中加關漢卿。眾祖師爺群弟子,滑稽避世也傳經。
彼岸生鉗禁行健,斯人受奬禮莎翁。自言自語自知在,不唱東方唇染紅。

大春八首
登場粉墨史觀新,甘露寺中教說親。豈料當年譙國老,閒吟二六做媒人。
忍把恩仇抵死分,輕生一劍入高墳。全交小事憑吻頸,羊角休哀哀楚君。
三阮豪雄何忍言,打漁辛苦問蕭恩,殺家故事真寥落,盡掩湖煙屠狗魂。
龍袍脫去著鞭寒,天子倫常等閒看。廟字齊天深意足,教忠教孝不多難。
陣前一將未能還,看取盤腸戰幾關。最是旌揚英烈處,君家號令血斑斑。
此牛不放遇無緣,細考童心亦可憐。落後蓮花藏酒膽,杏花村外有春天。
無端一捧雪招搖,罪爾天涯任寂寥。豈道君名莫懷古,班班舊物等秋凋。
魚齊即作魯齋郎,燭蠟遮埋變法忙。坐府升堂何所事?重編爾雅擿貪贓。

二難
層層套索解還新,作戲堪悲白宰民。居坎猶思摘星月,焉知利慾可焚身。
230528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0 AM

四叟同詠觀鬥
端一
公孫詐絜廉,布被汲生嫌。爭諫非廷鬥,精忠戇警砭。
角牴苦將持,騰挪巧轉移。相推憑借勢,翻手一何遲。
鐵鳥頻飛溜,兵戈相點就。周鄰亟鬻棺,蟻動驚牛鬥。

廷玉
奚率犬鷄牛,長教鬥不休。敺囚餧於獸,薰貴賤其蕕。
今者鬥皮毬,英雄爭出頭。賽場呼競技,遐古斫兜鍪。
搏命競爭毬,少年難戒鬥。寒門子弟多,憑以出新胄。
倡鬥近乎虐,莫非生性鑠。無分天地人,曰有無窮樂。

大春
騎山觀馬踏,臨瀑聽流紛。得失干戈外,蕭疏來去雲。
行雲忽已遠,難共囂塵返。參透是非根,誰知風雨晚。
向晚愛閒癡,無爭亦不施。聞言說勝負,半局未完碁。

二難
萬眾迎神轎,虔誠百代同。如何爭地界,持棍眼飆紅。
田疇育嘉穀,阡陌纛揚風。閩粵八方鬥,漳泉血刃中。
世事與時新,此間藍鬥綠。輿情萬箭飛,得失關榮辱。
230529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1 AM

四叟同詠觀堂
端一
飽學應知究極難,不堪紙上到燈殘。半生辛苦半新舊,出土猶存未細看。

廷玉五首
南齋行走効斯封,孤孽曾思一死從。絕命辭中知有憾,業深世變釁重重。
百年踽踽亦從容,哀莫深於絕命筇。自古艱難慚未死,至今明證闕雙重。
*觀堂倡二重證據法
殉清殉道問無從,心死因由知幾重。憂患人間絕詞話,昆明湖水濯鞵蹤。
人心世道挽何從,忠愨尤思清德宗。國史大名垂甲骨,恨埋辱命未龍鍾。
西風一葉碧枝凋,煙雨廬山卷浙潮。衣帶寬時何有悔,闌姍燈火驀然消。

大春八首
陀羅經被掩深心,假借皇恩託殉吟。相見九泉知底似?從容一去莫相尋。
許君姻婭是牢籠,學問牽成賒苦功。借據參詳相罵本,因留古畫放瀛東。
劫後昆明若有波,時論坐忘漫經過。樸人樸學休臨拓,喪亂孤身為什麼?
遍地貪狼舐鼎彝,寒袍薄紙欠誰知?狂思國士人間邈,啼笑皆非絕命詞。
一本招魂金石材,殘陽照盡古雲回。大清之水何乾淨,洗爾真身萬劫灰。
*大清之水句從陳寅恪「贏得大清乾淨水」轉出。
老臣滿地說神州,誤會神州尚節流。沉鼎蝕文章句剝,空談境界卜殘秋。
我看觀堂事亦迷,輕生的是笨東西。深心密察隔不隔,多少沉吟仍未題。
牢騷苦害讀書人,屈子全名寧辱身。世變遠逋無間處,江波浪費滌沙塵。

二難
可奈鳳凰棲棘林,故書奮起寂寥音。斑斕難久埃塵裡,況是傷時凋敝心。
230530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2 AM

四叟同詠日常
端一
告休樂虛白,頤養淡生涯。日常三頓飯,晨興半盞茶。閒情先分韻,懶聽爛嚼牙。天旱缸泥裂,提水灌荷花。花開蓮子現,奚殊寄所思。譬喻說妙法,因果一同時。禪師久叮囑,修觀應不疑。視茫勤刺繡,頭蒼學鼓吹。苦老難繩坐,恐是結跏遲。凡事需趁早,前塵莫可追。

廷玉
放翁無日課,老來隨興題。勝友慕劉白,十九年相攜。濡沫成砥礪,詩才各高低。耄耋勝祖逖,晨練不隨鷄。二張雅望巍,邀習莫可違。歸休宜如是,嘯歌樂采薇。聯吟號四叟,裁成忘古稀。疲病弗告假,朝夕如入闈。笑我鬚拈斷,看他信筆揮。何羨金聖歎,快哉無足算。若有風振袂,工拙非所計。長此以相往,合將老邁養。千首或可破,子孫誰可課。

大春
棘門向不開,客稀鳥時來。歲月誰問候?深雲繚繞回。已持長瓢坐,林靜覺風雷。風雷隱相疊,天地若迎接。偶出拈院花,豈期撲莊蝶。折枝帶雨香,恰好臨新帖。帖意如手工,翻腕即青穹。長晝猶未了,丈紙裁山叢。行書造萬里,片刻極遠空。空觀無多少,空期無遲早。空居無知見,空想無分曉。日常如此過,不了無不了。

二難
老來懶憂國,日日行水濱。清風櫛疏髮,曲岸繞游鱗。雲來禽鳥靜,夕照山色勻。憑窗常頷首,撫髀看勞薪。薪勞人未朽,案前有良友。歌詩喜五言,唱酬風雨後。周旬寄八方,歡愉觀四叟。提筆雖日常,何時共斗酒。
230531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2 AM

四叟同詠觀拔牙
端一
浮搖墮落莫能禁,酸冷如椎澈骨侵。自古騷人多病齒,未因疏豁不成吟。

廷玉
邀來國手植新齡,麻沸真如未動刑。十指連心勞守候,相望不語自溫馨。

大春
一麻天下無難事,列缺雲中有大音。骨碎舌僵人豁朗,堪憐吐囑雜風吟。

二難
歲侵月削見瘢痕,搖落無需和血吞。妙手探來終不似,齊莊身絕齒留門。
230601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2 AM

四叟同詠舊樓臺
端一
矢志苦心多,還期復幾何?中山樓尚在,不見子衿歌。

廷玉
莫謂舊樓臺,久而彌覺瑰。緣何獨相守,待我化涓埃。

大春
昔人登陟處,繁管逐輕弦。千古杯中月,猶浮浪蕩天。

滕王閣/二難
江波搖倒影,碧宇襯朱樓。贈別昔椽筆,憑欄此獨遊。
230602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04 07:02 AM

四叟同詠觀魚
端一
羊續嗜魚枯吊懸,公儀不受古稱賢。今人需索延繩釣,鬻貴蠅營盡慕羶。

廷玉二首
莊惠游談辯本初,人觀濠上我觀魚。其情心會未傳語,樂在相看爾自如。
南華千古說濠梁,梁上一廂魚一廂。魚若有知應有判,判詞惠子不如莊。

大春
非我寧知我不知,凝神造化入漣漪。平生未得離斯水,藻荇交橫小隱時。

二難
聲納尋蹤探杳溟,倚舷息屏客凝聽。碧波乍湧神鯤影,一瞬能教塵夢醒。
230603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Re: 四叟唱酬

文章二難 » 2023-06-11 06:46 AM

四叟同詠觀變
端一
青衿一霎據都城,舉世聞傳六月驚。挽袖嘶聲曾共倚,心慵日久懶孤撑。當年意氣公車客,今只疏狂綠酒觥。芒種淒淒風又雨,斯民敢再作雞鳴?

廷玉
雀鴉反舌盡銷聲,三十四年猶戰驚。芒種重來髣髴已,伏天如沸蟪蛄生。多時烏熖清零祭,一旦青衿白紙擎。莫道人心不思變,曾經掩鮑沒秦嬴。

大春
將登麥實稻芒成,斗下東南逐刻爭。天道不常常有道,人情多故故無情。即今梅雨初消歇,還爾荷風漸賦生。藏著雲間春事老,沉吟一剎變禽鳴。

二難
片刻知存萬象更,斜陽仍照老浮生。蝸涎未涸花開謝,柳絮每沾人送迎。一櫂舟迴東逝水,半壺酒醒遠遊情。變通無礙聞之易,夢裡偏多風雨聲。
230604
二難
會員
 
文章: 1327
註冊時間: 2006-08-24 08:40 PM

上一頁下一頁

回到 詩薈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Bing [Bot], Google [Bot] 和 62 位訪客

cron